Time Travel

關於部落格
  • 6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青若 - 螢夜】

帶有涼意的晚風迎面吹拂著少年全身,在昏暗的環境下, 靠著月色的照明找到林中的湖。湖水猶如夜空的鏡子, 反映著空中所有事物的影像,令湖的表面泛起銀白色的光點。 他撥開灌木、跨過草叢,打算往湖走近一點的同時,看到 青峰雙手交叉在後腦,平躺在湖前方的草地。靛青色的髮絲 在夜裡顯得更為暗淡,仿佛與天上的顏色融合在一起。 金髮少年二話不說大步走向對方。    「明明在集訓,你這傢伙躺在這裡幹嘛?!」眼看青峰光穿 一件單薄的背心,下意識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朝對方的臉部扔去。 「要是不小心感冒,當心我宰了你!」雖然語氣略帶粗暴,但在話語 中卻隱藏著關心和掛慮。   這點青峰當然有看在眼底裡。 他默默的將臉上的衣服向下拉,懶洋洋地往金髮少年的方向看去。    「若松前輩…你說話的語氣那麼可怕,當心新來的一年級生全都被 你嚇跑喔?」嘴角揚起、露出一抹充滿玩味的笑容,故意用輕佻的 口吻揶揄對方。 「…還有你以為我是誰?我才不會因為這樣而感冒啦笨─蛋。」 維持著平躺在地的姿勢,用右手將蓋在自己上身的外套拿起來, 然後甩回給若松。    「…臭小子!」狼狽地接過青峰突如其來甩在自己身上的外套。 本想回罵幾句,不過想到現在擔任隊長一職,如果跟以往一樣像 小孩子般繼續與對方爭辯下去,實在太沒隊長的風範。 若松閉上眼、嘆了一口氣,努力壓抑自己心中的怒火,一屁股往 青峰身旁坐下來。 月色逆光映照在兩人身上,青峰瞥了一眼側面泛發著白光的若松, 隨後把目光從對方身上移開,繼續凝眸著夜空中的景色。 微風掠過,湖水泛起陣陣漣漪,映照在湖面的倒影隨水上下波動。 若松屈曲著雙腳,將手肘放在膝蓋,悶悶地支著頰,歛下雙眸諦視著 在瞬間變得模糊不清的白色淡光。 「……每次仰望天空,就覺得自己只是一個渺小的存在啊。」青峰突然 打破沉默,喃喃自語地低語。雙眼卻不離夜空一眼,依舊像要尋找什麼 似的,緊盯著不放。     若松從沒想過對方願意跟自己說這些話,一種奇妙的感覺一點一滴從心中 慢慢滲透而出。腦海霎時變得一片空白,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怎了?」注意到若松呆愣的表情,不禁挑眉望向對方。   對方這樣問道,若松瞬間從錯愕中抽離出來。 「這句話由你口中說出來,真是有夠不自然。」若松不忘潑青峰 一盆冷水,順帶掩飾著心情。 「那我先回去了,待會趕緊來練習!」像是要逃避什麼似的,若松 趕緊站起身來,打算舉步離開。 就在那一瞬間,青峰頓時緊抓住若松右手的手腕,不讓對方離去。 「你這傢伙…!」當轉頭瞪著青峰,赫然察覺到林中周圍閃爍著黃綠色的亮光。 起初數量不多,但隨著時間流逝,一閃一爍的亮光逐漸升起,點綴著黑夜的林中。   「喂青峰!快來看看!」剛才的事馬上煙消雲散,歡愉的情感使若松 忘記自己的手腕仍被青峰抓住,下意識用另一隻手搖晃著對方的肩膀, 繼續道:「在城裡幾乎沒機會可以看到螢火蟲啊!我們真幸運!」   在充斥著黃綠亮光的夜裡,天上的夜空彷彿降臨在林中似的,使若松 不自覺地將雙手攤開,希望這些小光點能像雨水般落在自己身上。   「…前輩,你的智商還停留在孩提時代嗎?都高三生了就不要露出這種 幼稚的表情吧。」看到若松難得在自己面前流露天真瀾漫的神情,忍不住 譏諷對方一句。   「吵死了!與其說我幼稚,倒不如說看到這畫面依舊無動於衷的你 比較有問題吧!」怒火最終還是冒在心頭,若松吼叫的聲音零落在 林中的每一處。   看到若松因自己的話變得氣急敗壞,青峰不禁撇過頭笑了一下。   「…有什麼好笑的?」挑眉,怒目瞠著青峰。   「沒有沒事。」揚起微笑,隨意敷衍若松一句。   青峰的目光繼續停留在四處舞動的螢火。明明是個美不勝收的夜景, 自己卻無法打從心底高興起來。如果有人問青峰看到螢火的時候會聯 想到什麼,他在腦海中第一時間浮現的答案就是時間短暫。恰巧多過 幾個月若松也得畢業離開學校,現在的情景就像暗示兩人的羈絆即將 結束,使青峰無法控制內心,心頭無意識地揪了一下。 不理會若松向自己投來不解的目光,將手上的力道稍為施加一些,好 讓對方記起仍緊握著他的手。 「……前輩,當你畢業離開學校的時候,會有什麼感覺?」青峰靛青色 的眼眸映射著黃綠色的光點,眼神顯得特別深邃。 青峰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場,令若松不自覺想要縮手,不過對方絲毫沒有 退讓,仍然緊握住自己的手不放。若松小心翼翼地抬眼望向青峰,發現對 方直勾勾的盯著自己,馬上別開視線,低頭望著透著螢光的地面。 「……我也…不知道啊…」要不是青峰問自己,真是完全沒想過 這個問題。畢竟畢業是每個人必經的階段,再怎樣深究也無濟於 事……不過在那一刻,還可以那麼鎮定嗎…?想著想著,思緒逐 漸混亂起來。    若松含糊不清的語氣,使青峰嘆了口氣。 「前輩,讓我來親自找答案吧。」將手移到若松的手臂,然後輕柔地 往自己的方向拉,在對方唇上烙下深吻。 瞬間,若松馬上緊抓住對方胸前的衣服,試圖推開對方。不過青峰沒讓 若松留有一絲機會,他馬上環住對方的腰間,就勢用舌尖分開了對方的 雙唇。在對方快要透不過氣來,方才依依不捨拉開距離。      眼看若松紅透著臉,用手捂住嘴唇藉由掩飾自己凌亂的喘息,青峰心感 滿足地揚起笑容,同時牽起若松的手,帶著對方邁步離開叢林裡。     若松被這意外的狀況嚇得當場愣住,青峰的一舉一動都使人費解。上一 秒對自己惡言相向,下一秒卻可以有所轉變。這種像雲一樣捉摸不定的 態度,令若松的眉頭蹙得更深。 「喂…你這傢伙怎麼了?」探頭張望青峰的表情。 「啊?前輩剛才不是一直嚷著說要離開?現在我就如你所願帶你離開 啊。」腳步沒有因為若松而停下來,青峰瞥了對方一眼後,眼神渙散 的望回前方,喃喃地低語道:「……嘛,何況我也找到答案了。」 「哈啊?什麼答案…?」對方的回應令若松摸不著頭腦,不禁皺著眉盯著青峰。 「……這你不用管也可以。」毫不在乎地聳了聳肩,以輕描淡寫的語氣 繼續說道:「是說前輩的動作可以快點嗎?不要忘記你現在是隊長喔?」 「嘖…!還不是你這傢伙的錯!」青峰的態度使若松的火氣立刻 涌上心頭。正想盻著青峰,猛然發現視線得微微往上,方才可以 正眼看著對方。 「……咦?你這傢伙是否變高了?」仔細打量著青峰的身高,感到不可 思議的,低低聲喃喃道:「現在比我還要高啊……」 「這是理所當然的吧?」看到若松像小孩子般發現新事物的表情,使青峰 不禁笑了出來。 「你說什麼…?!」起初打算將自己的怒火表現給青峰看,但當注意 到對方臉上的笑容,如同冷卻器般,令若松的火氣漸漸熄滅。 青峰的笑容牽動了若松的思緒,用拳頭輕輕碰了一下對方的手臂,自己 的臉上也不由得浮現了一個燦爛的笑容,然後說道:「少囂張了…!」 眼角餘光瞄到若松的笑臉,令青峰笑得更開懷。螢火之光彷如記憶碎片, 兩人在每個角落灑下的痕跡,這些小光點都會記錄下來。 或許因為前輩的笑顏,對螢火蟲有所改觀吧…… 青峰仰望夜空微笑了一下,十指緊扣緊握著若松溫暖的手,穿梭在猶如 燃點新的開始的林中,尋找兩人未知的道路。 螢火維持的時間雖然短暫,但在剎那閃過的光,卻耀眼得使人難以遺忘。 即使多過十年、二十年、抑或是未來,這晚絢爛的螢夜,依舊能藏在兩人 心中,並化為只屬於彼此獨有的回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