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ravel

關於部落格
  • 6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冬日公園下的約定【諏佐若】

細小的雪花從冬空中緩緩飄落,若松坐在被蓋上一片銀白的公園裡
的鞦韆上,舉頭凝望著徐徐飄下的雪花。他在手掌心吐出暖氣,兩
手交疊在一起、輕輕的磨擦著,藉由為身體帶來一絲的溫暖。


兩腳往地上一撐,鞦韆帶有幅度地輕盪著。鏽鐵磨擦的聲音,更彌
漫在充斥謐靜氛圍下的公園。


一陣沉穩的腳步聲,混雜於鞦韆發出的聲音之中。若松感覺到步伐
慢慢靠向自己,他猛然抬起臉,一張熟悉的臉孔隨即映入眼中。


「諏佐前輩!」


眼看自己等待著的人終於來到,內心歡愉的情感馬上一湧而出。


「抱歉,剛才學校那邊有事情要忙,所以來晚了。」


諏佐面露尷尬的笑容,然後兩手插進自己的衣袋,走向若松旁邊
空置著的鞦韆坐了下來。


「沒關係啦!畢竟前輩也要忙升學的事。」


「…可是、嘛,讓後輩等了那麼久還是會不好意思啊。」諏佐皺起
眉、瞇起雙眸,靦腆的笑著,右手搔頭的動作使整個人顯得更為尷
尬。驀然,諏佐的雙瞳一睜,像是回想到什麼似的,突然伸手亂揉
著若松的髮,繼續道:「你現在已經是隊長吧?我也想早點知道你
目前的事跡啊!」


現在兩人的互動,彷如一隻大型犬成功將球撿回來,主人則熱烈的
揉著牠脖頸的毛髮以示獎勵。由於諏佐的舉動過於突然,若松一下
子沒有反應過來,脖頸以上的部分,就這樣隨著諏佐撫摸的力道跟
著晃動。


雖然諏佐的個性看似沉默寡言,可是若松跟他相處了已差不多達三
年,不多不少還是會清楚對方的個性。話一直不多的諏佐竟然對自
己的事感興趣,加上一直以來除了練球的碰撞,或者在比賽勝出後,
才會搭著肩膀一起分享喜悅。除此之外,兩人基本上完全沒有任何
身體接觸,更別說像是摸頭這樣親切的動作。根本連想都沒想過,
諏佐會做這種使人心情霎時變得難以形容的事。


這個動作並沒有維持太長的時間,不到幾秒,諏佐已抽回手。感覺
到對方的手從自己頭上離開,若松下意識摸著諏佐剛才觸碰的位置。
明明是冬天,可是依然感覺到暖氣仍殘留在髮絲間。


若松謹慎的思考著該如何向這位前輩匯報,難得諏佐向自己提出問
題,不好好回應他這怎麼行…?


稍為想了一下內容大概,若松倒吸了一口氣後,略帶一絲羞澀的,
道:「…其實,自從前輩你們畢業離開桐皇後,籃球部也沒有很
大變化。每天的練習依舊持續著,雖然青峰那小子的態度還是很
臭屁,不過對比以前確實有很大的改善…還有櫻井那傢伙,還是
老樣子動不動就道歉啊…唔,新進的一年級生也沒什麼問題。縱
然偶爾也有像青峰一樣不來練球的傢伙在,不過相對之下真是容
易處理多了…」


若松停頓了一下後,繼續道:「…所以,整體而言算是不錯的。」


其實,任人聽到後輩說身為前輩的自己,離開籃球部後幾乎沒有任
何改變,不免還是會有一股落寂感侵襲內心。不過諏佐卻亦然,他
閉上雙眸,滿意的揚起一抹微笑。


諏佐聽到若松那麼認真的回答,方才意識到剛才所問的問題實在有
點多餘。儘管若松比我們年小一歲,可是責任感卻比任何人還要強
烈。諏佐依稀記得若松剛入部時的模樣。那時候,的確是他長得比
若松高,可是隨著時間流逝,轉眼間,已反過來要抬眼望著對方講
話。不過他深信,不論外表還是心智上,若松確實比以往成熟多了。


此刻,真是深深能夠理解為何今吉會將隊長的職位,轉讓給眼前這
位有著稚氣行為,事實上卻能夠讓人完全信任和依賴的可靠後輩身上。


「這樣就好了。」諏佐只是很簡單的回應了一句,接著仰頭望著從
天而下的雪花,輕聲的嘟嚷了一句:「…真想看到你擔任隊長時的
模樣啊。」

  
霎時,若松從鞦韆上跳了下來,踏了一大步,緊握著拳站在諏佐的
面前。諏佐對於若松一連串的舉動感到莫名,他帶有一絲疑惑的歪
起頭、諦視著對方。


「可以的!」若松炯炯發亮的雙眸,充滿決心的直視著諏佐。
「只要前輩願意,我很希望你能夠抽空回來看我們…!」起初
若松的語氣仍帶有滿滿的朝氣,可是話說到一半,自信卻漸漸從
體內消失,最後只是低聲的喃喃道:「只要…你願意……」


諏佐是不太清楚自己剛才的話語,是否令若松誤會了什麼。
他只是拿對方沒輒,沒力氣的笑了一下。


「…笨蛋,這還用問嗎?」諏佐站起身來,朝若松的方向走去。
接著,輕輕的撫著若松的髮,嘗試去除對方心中的不安,
道:「就算你沒這樣說,我還是會回去探你們的,不用那麼緊張。」


「可是…!」若松欲言又止。光是想到未來幾個月,前輩
他們的身影便不會在球場上上出現,內心深處隨即有種被
挖空的感覺。明明已做好心理準備,可是當現實來到眼前,
卻是另一回事。即使有所覺悟,還是沒法從灰色地帶逃脫
到充滿光彩的地方。


驀地,若松感覺到臉頰有著濕潤的感覺。起初還以為是雪
花落在臉上,因為遇到人體暖溫的關係,而變成水分落下。
然而,緊接下來的是從胸口傳來的陣陣痛楚,彷如有人在
體裡將自己的心臟緊握住不放般的難受。意識到原來自己
在哭泣,兩手立刻擦拭著臉上的淚水。唯獨不想讓諏佐看
到那麼丟人現眼的模樣,害怕對方會因為這樣而嫌棄自己
不夠中用。


平日那麼堅強的若松,如今竟然在諏佐面前展露脆弱的一面。
他二話不說將若松整個擁進懷中,他輕吻著若松的眼眸,藉
由吻去對方的淚水。接著再將唇滑落至對方的鼻樑,輕輕的
磨蹭了一下後,再吻住若松的唇。


若松並沒有作出任何反抗,他緊緊的擁著諏佐的背部,享受
著對方為他帶來的所有溫暖。待諏佐的嘴唇離開自己的後,
若松馬上將頭伏在對方的肩窩放聲痛哭。因為抽泣的關係,
使整個人微微的顫抖著。


「…孝輔,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諏佐靠向若松的耳邊
低語,希望能消去對方心中的所有不安。「不論去到哪裡,
我們都不會有任何改變的。」


彷彿跟這場雪一樣,每年都會在相同的季節落下。兩人的羈
絆也一樣,不會因為地域、或是時間,而沖淡了彼此的關係。
不論在任何季節、任何地方,兩人的頻率依舊是一致的。即
使相隔兩地,只要心的距離沒有拉開,去到哪裡,兩人的關
係仍然不會有任何改變。就像冬季的雪一樣,不會因為其他
因素,而不再落下。


「前輩…」縱然聲音早已哭得沙啞,若松還是想要將心中的
答案,用自己的力量傳遞給諏佐:「…我不會、忘記你的……」


聽到若松這樣說,諏佐擁著若松的力度變得更緊,想清楚讓對
方知道,自己會一直伴在他身邊。


「我也是。」諏佐輕柔的將手指插進若松的髮絲間,把對方的
頭部按在自己的肩膀,然後說道:「絕對不會。」


其後,兩人便沒再說話,只感受著彼此之間的溫暖和思緒。
如今,公園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心跳聲,以及雪落在地上
的聲音。除了紛紛落下的雪花,在這裡,更有著兩人彼此之
間無法劃破的約定。


-Fin-




【後記】
已經差不多一個月沒更新我這宇宙級懶人$%#^^!(X
因為諏佐前輩並沒有太多設定詳情,
當初寫這個配對真是遇到很多瓶頸orz
↑例如一直卡在諏佐的對白中,不停在想這樣會否崩了他的orz
雖然現在我筆下的諏佐還沒完善/////
不過個性溫柔體貼,不會明說出來只會默默付出的諏佐,
真是最喜歡了////希望能夠順利帶出這點//////
除了青峰這個小屁孩,在我筆下都沒有其他小攻
有吻過若松//////(你也只寫過黑若而已吧!
老實說,我真是對諏佐若挺私心的//////
明明是初次登場的配對,若松已經被諏佐親親/////
重點是,若松是心甘情願被前輩吻的啊哇哈哈!!
青峰你認命吧!這就是你的命運!(一秒被籃球砸死
最後,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諏佐若吧/////\下次再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