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ravel

關於部落格
  • 6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次放【若松誕2014 - 青若】

 來自不同聲音的交談相繼傳入耳中,在被設成柔調的閒話家常,
高音與低音的愛意交談,在這片靛藍格外格外響亮。回頭尋找那
對甜蜜的身影,從臉上已看出幸福兩字的女孩,兩手撓著身旁長
的比她高出一截的男孩,享受僅在他們世界中出現的喜悅。若松
在橋面隨手拿起一塊小石,連同心裡的不甘投向大海。


去年的4月16日,青峰送給若松的花圈為兩人迎合新的關係,紅線
延伸至今天。在這段期間偶爾碰到分歧點而鬥氣,情侶之間少數的
爭執不足為奇,但因為吵架逃出家門來到眼前的避風港,這是第一
次。


回想到剛才在身後路過的情侶,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甜蜜氛圍,
難以將吵架的畫面與他們拼湊在一起。『他們有過我們這樣的經驗
嗎?』、『他們每天都過的那麼幸福?』、『他們是如何解決的?』
諸如此類的問題,陸續飄浮在若松頭頂上的空氣中。


青峰的住處離學校相對地近,同時乎合難以碰到校內同學的條件,
久而久之此地變成兩人約會的去處。像今天特別的日子,若松更常
在青峰家裡度過。


每次踏進青峰的房間,散落在一地的雜物,以及顯然穿過多次皺的
像醃菜般的衣物,透過封面便能將其歸類的小麻衣寫真集,連掩飾
都不掩飾正大光明放在房間的當眼處,對方的壞習慣亦開始見底。


這種不修邊幅的地方間接增加青峰母親的負擔,光是這原因青峰已
足以被若松念個一小時。就算對方一臉不爽挖著耳孔裝作沒聽到,
若松依舊選擇說下去,因為青峰這人實在非訓話不可。


除去兩人爭執的片刻,真正相處的時間自然空出許多,這種意見分
歧的互動說不定不具備任何意義。


短橋由大小不同的木塊組成,猶如反映如今凌亂的思緒,無法找到
形狀吻合的木。這份混亂的情感被前方的海藍掩蓋,其存在瞬間如
同橋上的塵埃般渺小。被謐靜的泡沫包圍無法突破,安穩與複雜進
行拉鋸戰,心裡疼痛的同時卻帶著平靜的麻目。


臉頰傳來與暖和天氣不同的冰涼,固體表面的水份滲入皮膚,視線
往旁移去,平日習慣飲用的支裝飲料隨即映入眼中。


「還在生氣?」


雙眸怔了一怔,這道每天在耳邊迴響如同流水沉穩的聲音,光靠
第一個字的音韻,已能分辨聲音的主人是誰。


「怎麼找到這裡來?」


從坐在橋上遠眺大海開始,名為生氣的情緒早已被沖淡,相比氣憤
用煩惱作形容詞更為貼切,單純還沒翻尋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法,猶
如這片靛藍將會從深淵浮現答案於水面似的,若松仍然目不轉睛眺
望外面的海洋。


「每次不高興的時候,孝輔前輩不是坐在大海的另一頭就是這邊,
想要找不到比找的到還困難。」


自WC初賽桐皇敗給誠凜,如果清楚青峰一直以來對籃球的態度以及
他所經歷的種種過去,心中鐵定已顯現公式答案,認定他在將來的
日子必然乖乖練球。但這些如同鐵則般理所當然的存在,用於變化
多端的青峰上,跟磨損了的球鞋一樣無法派上用場。


每天於部活將所有流程統一說明給隊員,趁他們練習中途,若松則
溜到體育館外尋找那深藍的身影。那時候跟青峰連『朋友』都稱不
上,單純前輩和後輩,隊長和王牌,不帶任何情感履行該做的事的
關係罷了。然而,自認對青峰一無所知的若松,當青峰一聲不響的
從籃球部某個角落消失的無影無蹤,若松總能透過對方的個性,揣
摩學校裡哪個地方像是青峰常去,雖然沒法百分之一百每次能猜中,
但十次當中至少八次以上,最後都可以看到青峰慵懶地躺在那個地
方熟睡。


如果帶著心力達成一件事情,將會如自己所願實行也說不定。但談
到緣份和偶然,偶爾只能歸根於上天的隨機而定。越針鋒相對,上
天就越愛將玩笑開在這類型的人們身上,提高他們碰面的次數,但
同時因為這原因,都提高了若松找到青峰的機會。


假如兩人看對方不順眼,隨著碰面的次數增加,扭曲的情感亦隨之
升溫。或許兩人的相性與若松預期中有所出入,反而藉由犬猿之仲
的關係,隨著看到在認識對方前還沒呈現的一面,使上天惡劣的玩
笑朝正面的方向發展。


由起初貼錯門神到現在受到紅線牽引,變得比以往更珍惜此刻的各
種片段,若松利用堅定的語氣,道:「有時候我在想,我們之間的
爭執是否沒必要。」


「為什麼這麼說?」


「試想想看,除去我們吵架的時間,利用這些日子好好相處,不是
還比較實際嗎?」


由青峰來到此處開始,背後的聲音早已被若松丟到九霄雲外,因此
對方的嘆息顯的清晰入耳。


「有時候我覺得你總是煩惱一些沒必要花心力的事情上啊。」青峰
隨性的將手放在後腦勺,亂搔跟眼前的海洋幾分相似的髮,道:「哪
有一對情侶打從一開始100%個性吻合的?就像拼圖當中有著不一樣
的圖形,如果想要組成一幅完整的掛畫,有時候形狀不合就得找下
一個能合起來的位置,直至整個拼湊結束為止,就跟我們一樣。」


「這是…透過磨擦更深一步理解彼此的意思嗎?」


「接近吧。不過與其說磨擦,不是有一種叫打什麼…對對就是打
情罵俏,我想我們的關係就是如此。」


青峰選擇性的坦率起來,若松馬上伸出兩手掩著對方的嘴巴,臉紅
的像蘋果一樣,吼道:「夠、夠了,我明白啦!」


手掌心傳來青峰呼出的暖氣,即使被掩著嘴巴青峰依舊用除了打球外,
毫無神氣的目光直瞅若松,若松頓時將視線落在腳下的靛藍,道:「沒
想到終日只懂得說『能勝過我的人只有自己』的小屁孩,如今竟然變
成熟了,還真不甘心呢。」


答案已烙印在兩人的世界裏牆,若松卻像老師派發作業時,尋找那位
一直坐在前面卻只顧著望向後排位子一樣,過於著重世界外牆的東西,
與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的答案錯開。


不過多虧若松的遲鈍,青峰能隨心所欲掩飾猶如秘密日記般的心緒。
光用嘴巴說一些打算,這種不切實際的辦事方式當快要觸碰到他,總
是很快分開。淡黃染上靛藍,利用這份新的色彩向若松回饋為他所帶
來的改變。一目了然又易懂的實際行動方式,在若松這種笨蛋面前還
比較見效。


「因為『能勝過我的人只有自己』,孝輔前輩你就認命一輩子被我照
顧吧。」


「什麼跟什麼啊,笨蛋。」

若松的辯駁能力跟以往一樣無法戰勝青峰,每次若松鬥不過青峰只能
不甘心的悶在心裡。但青峰總是在適度的地方停下,反過來說一些連
反駁都回想不起來的話語,這時候只能靜靜傾聽青峰所表達的心意。


「不過我還是覺得在炒麵加上照燒汁真的太浪費,這種想法我是不會
改變的。」


「知道了知道了。」


「『知道了』說一次就夠,臭小鬼!」若松像母親教訓做錯事的小孩
似的拉著青峰的耳朵,當到達一定程度後便鬆開手,調整心思帶點認
真的,道:「話說回來,我們交往了一年,被你直接叫名字還是有點
不好意思,雖然很乖巧有好好的加上前輩。」


「這樣啊。」時常和若松唱反調的青峰,彷彿連這刻都不放過,若無
其事用甚少感情起伏的語調,托著腮幫子說:「孝輔前輩孝輔前輩
孝輔前輩。」


「笨、笨蛋!你年紀還小嗎還玩這種小孩子玩意!」


「我連18歲都不夠能大到哪裡去呢前輩?」被一位比他還孩子氣的
人說作小孩子,青峰稍為將手背放在嘴巴前的位置,切斷笑聲傳出
的途徑。


從淡黃的霞草落在大海,這片暗黑的海洋受到花兒撫平般,消去原
本焦躁的波浪。多虧花兒落在暗黑的一處,光線追尋那片闇黑撒下
曙光,使他看到與原本不一樣的世界。


青峰探進褲袋拿起細小的光是一隻手,便能完全覆蓋的小物品。他
凝視手掌中包覆著的東西,雙眸閃過像流星劃過的光芒,下定決心
牽起若松的右手,道:「孝輔前輩,這送你。」


無名指圍繞一股與體溫不一的涼快,若松朝傳來觸感的方向一看,
由淡黃與螢白的花朵組合而成的指戒,於雙眸映視而出。


「青、青峰…」


「幾年後我會為你戴上真的。」


終日神經大條、做事豪邁忽略細節,當在這些絕對之中,偶爾細
心與溫柔的舉動帶到若松眼前,心臟伴隨對方每一個字的音韻,
猶如鼓手踩著低音鼓一樣敲動他的心臟,噗通噗通的響起不規律
的節奏。


「你這笨蛋真是……」


無名指上的淡黃向眼前的靛藍伸手,兩手緊緊的將對方擁進懷中。


身上傳來的溫暖,猶如水份滲入紙張般,連同裡層都包含著黃色
的和煦。青峰靠前把臉埋在若松的肩窩,用低沉卻寧靜的像大海
一樣的聲音,道:「雖然將來前輩都會直接叫我的名字,但現在
還是很想聽到,就算一次也好前輩就說說看,好嗎?」


若松的前髮為臉部造成陰影,於灰色的地方隱藏一股春櫻的緋紅。
他在青峰耳邊停下,嘴巴微微開合響起輕柔的音律。青峰莞爾一笑
後,擁抱若松的手改為移到他的後腦勺,吻著飄散一股淡香的髮,
道:「謝謝孝輔前輩,生日快樂。」


由橋的延伸配合海藍的送行,將眼前一切的想像送達將來,化成現
實。身下的橋木猶如兩人的映襯,即使由不同的木塊組成,仍然能
結合為橋樑,成為支撐雙方的管道。


大海的藍等於你的象徵,就算不在身邊,腳步仍朝著一些與你有所
連繫的地方前進,掉進這片難以翻身的海洋。





-Fin-
我的小天使生日快樂愛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