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ravel

關於部落格
  • 6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流沙【今花】



無聊的授課,無聊的說辭,站在外面的講師猶如打印機般,依照顯示屏上
的簡報搬字過紙,念給在坐的每一位學生聽。打印機每次按簡報的文字照
念一次,花宮則按著右手忍下舉手的衝動。如果允許了的話,等下在班上
一定迴響著『老師,如果你選擇以這個方式繼續教學,倒不如閉上你那轟炸
別人耳膜的噪音,我們的眼睛還沒到你那種老化的程度能直接解讀內容,
不然下次把講義印給我們也是可以,無謂浪費時間。』


花宮托著腮幫子,納悶地打著呵欠,透過窗外凝視於運動場同學們的跳高
練習。雖然老頭子當機械人的工作還挺苦悶辛苦,畢竟腦袋完全長草狀態
不用運動。而且強迫性要所有人花兩小時聽他的朗讀,結束後大家也得不
到任何好處,快為從身上散發出來的無能感到悲哀吧。


相比他的教學外面的光景還比較有趣,部分人的過桿姿勢滑稽的令人發笑。
輪到全級屈指可數的跳高精英上場練習,花宮仔細端詳對方的跳姿,將對方
當作得分工具,掌握重點在下次的得分練習派上用場。


頓時,腳下一個不輕不重的不明來歷物品打擾他的觀察,緊緊貼著他的鞋尖
不放。低下頭一望,帶著鉛筆污跡的橡皮擦隨即映入眼簾。而在橡皮擦附
近,長長的影子拼了命地不停拉長。花宮的視線回到因無聊授課變成死
城的上方,右上角一位撐著桌子借力彎身,被她的淡卡奇色長髮蔽蓋一
半臉容的女孩,用盡身上的力氣伸直手臂,去碰以她的距離觸手不及的
橡皮擦。


這樣隨便伸直手幾下就碰的到的話,世上的運動選手就用不著花上十多年
的時間練習使筋骨鬆軟吧。剛好打印機老師的課悶的快令人到了拿起桌子
撞破玻璃窗的地步,姑且大放送助她一臂之力。


花宮的右腳不費一力伸到能碰到橡皮擦的位置,利用鞋身的撞擊使它來到
椅子下,把它拾起來再交到相比他小隻許多的女性手部。對方帶著些微顫抖
小心翼翼地接過,閃過放下戒備的自然笑容,道:「謝、謝謝…」


「不會,沒什麼大不了。」


開學第一天的自我介紹,對方說過她的全名為小川友美。從入學的第一天
以來,每次的考試排行花宮的名字總會出現在榜首。基於人類對於比自身
還要強的人抱持好奇心,在公佈成績查看排名的同時,雙眼總會難以控制
似的往頭三名飄去,所以理所當然能得到他們口中為優等生的情報。


一般而言,掉在這個難以碰到的距離,二話不說應該找離它最近的人拾起
來才對。不過除了課堂中的小組討論,平日很少主動接觸身邊同學的花宮,
別人下意識認定擁有優等生身份的他難以相處。因為這種無聊的理由造成
隔閡,難以為情主動與在他們眼中高高在上的優等生攀談,甚至開不了口
拜託別人才勉強自己完成不可能的任務。至於最後小川所露出的笑容,
花宮則解讀成因為這位優等生好像比想像中友善,從而產生好感用裝模作
樣的笑容答謝,這種情況亦屢見不鮮。


從沉悶的課堂中把學生救出的鐘聲響遍整個學園,委員長如同播放同一
首歌的音樂播放器,相隔一小時便不厭其煩喊著『起立、敬禮』。在籃球
場上與一眾高個子相比,可能未見花宮比大部分同齡男生高出一截的
優秀身型。坐在相較後方的位置,他以身高優勢望向目前被人海擠滿
小川所在的位置。在人群之中找出嬌小的獵物,猶如見證小川身上已
留下他所編織的蜘蛛絲,他的嘴角勾起一抹令人戰兢的弧度。


瀰漫著清幽的圖書館,於櫃檯頂部的牆掛著銅色的典型掛鐘,分針所指
的方向距離午飯結束還有15分鐘。在同一空間中單純有過一面之緣的人
們,卻在還未中止借取書籍的時段內,在此時特別協調一致同一時間借書,
使櫃檯處前堆積了一定數量的人龍。


管理員處理借取書籍的步伐,開始逆著圖書館該有的節奏急速起來,與此
相反的,花宮依舊順應自身的氛圍,散發一股不可思議的悠閒。避開午休
中嘈吵的教室,在這個時段總能看到他呆在一間放有歷史書籍,人流相對
地少的書房中閱讀。


省卻特地看時間的力氣,外面所聚集的人的氣息已告訴花宮時間差不多。
他把隨手拿來一看的書籍放回原位,拖著散漫的步伐前往集中在地下樓
層的儲物櫃。


他從儲物櫃排的井然有序的書籍中,拿起寫上『地理』兩字的課本。耳邊傳
來早上聽過如同鈴聲清澈的女孩子聲音,他揚起一抹途人難以察覺的笑意,
無聲無色地把課本放回原位。待女孩子她們的對話結束,隨即轉身走到傳
來風鈴般聲音的主人身旁。


花宮彎曲修長的左手手肘,作為支撐點放在對方儲物櫃的頂部,右手撩起
前方瀏海的動作,猶如雷陣雨,於空曠的大草原下著使天色驟變的大雨,
瞬間又變成陽光普照的天氣,花宮由上一秒的獰笑改為帶著半分傷腦筋的
臉容。


「不好意思,請問下一節課是不是地理?」


「是、是的…」


「幫了我一個大忙啊,一直忘記把時間表貼在櫃門,而且剛開學沒多久
還沒記住,謝了小川同學。」


「不、不會的!這點小事算不上什麼…」


小川兩手揮揮後,拿著書本掩蓋她的臉部只露出眼睛的部分,同時往花宮
不在的方向望去。


眼看如此狼狽的對方,彷彿把正確的公式寫在黑板,連動用腦筋思考的
時間也一同省掉,為花宮自動獻上答案直接揭曉如此慌亂的理由。這種
行為間接填滿花宮心中的蜂窩,蜂蜜的滋潤使他臉上的笑意比剛才更深。


「太謙虛了小川同、啊!」


午飯結束前的幾分鐘,這段為最比肩叠迹的時段,剛巧一位拿著課本從
身後迅速經過的男生,花宮利用對方的動作假裝被撞到,接著由上一秒
兩人仍有一絲空隙,瞬間縮短為在嘈雜的環境,仍能清晰聽到對方呼吸
的距離。


「抱、抱歉。」


「這邊才是…!要是花宮同學沒護著我說不定剛才已被撞到了。」


「小川同學方便的話,我們可以一起前往教室嗎?」


「呃、咦…?!」


「剛好在同一個目的地就…不方便的話不勉強的。」


「當、當然不會!」


「謝謝,那麼我們一起走吧。」


趁小川注視前方臉上盡顯不安之際,花宮斜睨雙方肩膀與肩膀之間
的距離。每次交談的時間都十分短暫,總時間大概只在10分鐘之內。
縱然相處時間仍略嫌不足,不過從他肩膀傳來的溫度卻意外地直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