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ravel

關於部落格
  • 6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音色【黃笠】

 他揚開笑臉望向正躺在床上翻閱籃球雜誌的笠松,揚聲問
道:「笠松前輩,請問我可以休息嗎?」


「還不到5分鐘休息你個頭啦!」省卻抬眼望鐘的力氣,笠松
瞄準身為模特的黃瀨,把雜誌朝對方的臉部扔去。他踩著大
步奪過黃瀨手中的練習,來回掃視了幾秒後,拿到差不多貼
著對方雙眼的距離,吼道:「只填了題號連一題都沒完成!你
可以再混一點嗎?!」


「好疼!可、可是…我真的有學過這種東西嗎?完全回想不起
來它的公式……」


「那是因為你的腦容量只有螞蟻般細小的關係!」


黃瀨摸著因剛才的衝擊紅了起來的鼻子,瞇著泛起淚光的雙眸,
兩手伸直趴在茶几。這副看似可憐的容貌,卻換來笠松以咄咄逼
人的言語逐一回擊,完全起不了緩和氣氛的作用。


「那不如讓我回家溫習啦,始終在自己家裡比較容易集中,進度會
啵──的上升喔!」


「真的如此就不會拿到那個災難性的分數吧笨蛋!你這傢伙難得沒
工作又剛好是假期,反正呆在家裡你都是做一些無意義又浪費時間
的事情吧?!是不是要我把你的考卷複印下來,在校門口當作派傳
單一樣讓全校人都知道才滿足?!」


「請住手!那丟臉死人了!!」


「既然連本人都有自覺就給我認真點啊,是否到了無法參與正式比
賽的一刻才懂得緊張啊你?」


「才不是這樣!」


『啪!』的一聲巨響引起兩人的注意,黃瀨低頭一看,他的雙手正以
水平線撐在茶几,意識到剛才的聲音來源,如同碰到熱水壺一樣慌
亂地縮手。


「對、對不起……」黃瀨坐回原位,把目光落在握成拳頭的兩手,雙眸
的變化使瞳孔閃過一絲餘光,說:「但是海常和籃球在我心目中的地
位,絕對不比前輩遜色,所以請前輩不要這麼說。」


笠松托著腮幫子掃了對方一眼,接著閉上雙眸回到床邊的位置,回
道:「那就給我拿出真本事好好面對溫習,別光是說一些像蠟燭一樣
容易熄滅,只能維持3分鐘熱度的說話。」


「知道了!我一定不會做一些讓大家失望的事!等著瞧吧前輩!」


在黃瀨眼中所映入的房間四周,以摺紙卡片的形式一格一格的轉換
成籃球場。他拍了拍雙頰提起自動鉛筆,拿出比賽中的氣勢,把眼前
的題目當作敵手一樣,聚精會神地拆解當中的突破之處。


延長這場與練習之間的戰爭,黃瀨的視線僅集中在眼前的練習。一陣
微風橫向掃過,右上方傳來在櫃子翻找東西沙啦沙啦的聲音。黃瀨偷
瞄了對方的背影,那背對著他的細小身影,彷彿小孩子玩膩了手上的
玩偶,在玩具箱尋找新的玩具消磨時間一樣。黃瀨的表情由原先的淡
然,漸漸換成灰暗的失落。他帶著淚水望向牆的一方,以苦笑承受這
孤軍作戰的淒滄。


微風再次迎面而來,支撐著床的木柱與地板磨擦的聲音,卻意外地久
久沒傳入耳中。黃瀨抬眼一望,霎時如同天災電影中的情節一樣,浩
如煙海的筆記一下子像受到龍捲風波及的無辜屋子,四散到周遭直直
地佇立於茶几之上。


紙張堆積起來的高度與坐下來的笠松沒相差很遠,他敲著正慢慢傾斜
的筆記山的頂部,說:「舊學年的筆記一直有留著,看看能否用上。」


黃瀨噤了聲打量眼前的紙塔,對方剛才所整理的與籃球雜誌無關,而
是眼前能讓他更快了解課題的筆記。眼角附近莫名地湧現一股灼熱,
黃瀨立刻展露笑顏,止住下一秒即將變成落淚的畫面。


「謝謝笠松前輩!」


「不會,如果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盡管問我,加油喔。」


髮側因笠松的觸碰傳來一股溫暖,熱度送達臉部呈現櫻花般的桃紅。
對方臉上綻放難得一見的笑容,全身如同被無形的箭射中似的顫動。
雙眸出現一層不規律的薄霧泛起陣陣漣漪,笑逐顏開回應:「是的!」


黃瀨伸手揉搓眼部,在手背殘留下來的淚滴,連同所帶來的鼓舞滲入
肌膚,化作原動力推動整個人前進。


掛鐘的時針劃了3圈,笠松旁邊的籃球雜誌逐漸形成小山,放在茶几上
的飲料,亦由原先的滿溢變的空空如也。


「完成了!」


寧靜片刻的房間,驀地出現黃瀨入耳的聲音。臉上所展露的笑顏,如同
得到勝利獎盃的選手一樣舉起練習。


「喔喔,讓我看看。」笠松放下雜誌來到黃瀨面前的位置,從對方手上把
練習拿了過來,沿左至右掃視當中的文字,道:「嗯啊,雖然還是有錯誤
的地方,不過比之前好多了,認真的話還是做的到嘛黃瀨!」


「嘿嘿,那是因為我天資聰穎的關係嘛!」


「這句駁回。」


「嗚…前輩好過分……至少認同一下嘛……」


「過分的是你的成績吧?」

笠松以行動證明剛才所說的話,從茶几底下拿出另一座,由不同形狀
堆積而成的練習山,似曾相識的惡夢再次出現於黃瀨眼前。


「今天之內無法完成的話休想離開。」


「什麼跟什麼?!我要告前輩謀殺!!!!」


「是是,請便請便。」笠松向身後的對方揮揮手,拿起床上的雜誌回到當中,
淡淡地說:「溫習了那麼久好好休息吧,接下來還有5小時等著你。」


「模特黃瀨涼太…一夜之間迅速老化的滄桑史正式開始……」

黃瀨趴伏在茶几上,鼓起腮幫子靜靜地注視僅集中在刊物上的笠松,而回
應著他的只有對方的翻書聲。他賭氣的哼了一下,把注意力移到放在黑色
架子上的吉他。


每次踏進這個房間,這支吉他總是要令人發現它的存在,放在這個一打開
門就能看到的當眼處。除了籃球以外,笠松熱衷於其他事物的表情,從來
未曾在他的眼前出現。只能透過來訪笠松家中溫習的日子,倚靠這支黑色
吉他,從腦海中堆砌對方演奏的映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