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ravel

關於部落格
  • 6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光面盒子【若松誕2015 - 青若】


一股具有溫暖的重量霎時從身後壓下,使他整個人的距離與茶几靠近了
一些,充斥在鼻中的氣味亦回到原先的芳香。


「起來了啊?」


「嗯啊。」


青峰把力氣傳到若松身上的同時,他張開嘴巴靠向對方,若松揚高
半邊眉毛瞪著對方,把手上的果肉塞進去。


「剛從美國回來還沒習慣時差吧?仍然很睏的話就繼續睡啊。」


「才不要。」


青峰斬釘截鐵的拒絕,面對能讓他放下心來的長輩,彷彿孩提時代的
他來到當下,利用大熊的方式掛在若松身上磨蹭他的後脖。


「你都多大啊?」若松瞥了身後的人一眼,輕嘆一口氣,托著腮幫子
望回前方,隨後加了一句:「隨你喜歡。」


電視機的雜音環繞整個空間,雙方的目光不在交接的一點上,僅憑
互相貼近的一絲連繫感應彼此。


「孝輔前輩,今天不到外面慶祝沒關係嗎?」


青峰先揚聲打破此刻的沉默,若松的目光依舊停留在發著亮光的螢幕,
回道:「在家裡就好,反正在這裡最舒服。」


「就沒有其他想要的東西?」


「你覺得我有必要考慮其他東西嗎?笨─蛋──」


若松把視線落在青峰的靛藍雙眸,在清澈的雙瞳中映出仍然提不起
幹勁的眼神。當他回過頭耳根子所透出的緋紅,這個答案深切貫穿
青峰的內心深處。


「該說你講話間接還是直接啊…」青峰的前髮掩蓋之下,臉上留下一抹
與以往一樣自信滿滿的笑顏。他加強力度環著若松的腰間,在對方的
後脖烙下一吻,道:「就只有這種程度而已?你還真的沒半點貪慾,對我
貪心一點也沒關係吧?」


「那麼,吃完飯打起精神來的話,跟我一起做家務?」


「就這樣?」


「就這樣。」


「真是的,我明白了。」


日光與水槽中的餐具接觸,折射在表面上的光線落在天花板上,形成
細小的光點。被若松吩咐洗衣的青峰拿著甚少機會接觸的洗衣粉,
站在洗衣機前呆看下方重覆左右旋轉的衣服,準備在適當時機落下手
中的白色粉末。他打著呵欠往後一退,尋找能依靠他魁梧身驅的牆壁。
青峰往後一踏,東西碰撞的聲音從他耳邊響起,善於即時反應的他旋即
轉換動作維持平衡。緩緩轉過頭望向後方,好幾個擠在一起的籃子被
他弄的散落在地上。


伸手摸著因剛才的意外,被撞到傳來刺痛的後勺子。他皺眉瞪了眼
身後礙事的空籃子,用腳側把它們移到牆角,道:「我們不如換家較大
的屋子吧?反正最近在籃球隊的表現還算活躍,租金方面就用不著擔
心。」


「挑屋子時我不是說過比較喜歡大小剛好的那種嗎?只有我們兩人
住在那麼大的屋子,鐵定會剩下很多空間吧?到時候還要連同這些
多餘的部分一同打掃,我才不要。」


此時回應著青峰的若松正站在陽台,把剛洗好的被子放在架子上涼乾。
他的聲音猶如被風吹動的雪白被子一樣清淨,由外傳到內裡的周遭。


「用不著天天打掃也可以吧。待我回來把剩下的部分交給我也沒差?」


「你是想塵埃堆到像山一樣高嗎?再說我就是不喜歡大屋子!」


「你在這方面就總是過分地考慮,當心提前變成老頭子喔。」


「要你管!你這傢伙還真是從以前開始到現在,一直不把我當作前輩看待!」


若松從籃子拿出下一張被子,往外使勁甩了一下,用著比平時還要大
一倍的力度拉扯它,絲毫缺少半個皺褶的被子,令人產生解救它的衝動。


「要是把這方面的細心分到大部分時候的少根筋,就可以取個平衡了,
雖說這樣還滿可愛就是。」


洗衣機中轉動的微小旋渦,一點一滴的情感彷彿浮現於表面的水珠,
青峰嘴角揚起一抹不顯眼的笑容。家裡的經濟能力,與四周狹窄偶爾
發生碰撞的居住環境不乎。若松考慮別人比自身還要周到的個性,已
成為相比樹葉為綠色這類常識還正常不過的事情。除了避免加重青峰
的經濟負擔,其他具有可能性的理由,已隨排水洞流到海洋。


「喂青峰!」


「啊?」


污水排走後,青峰扭動水龍頭讓乾淨的水流入。他倒下洗衣粉的動作,
比起廚藝節目中的廚師還要隨意,省下用量匙量洗衣粉的力氣,濃濃
的粉末直接往下飄入。


「你這傢伙下太多了吧?!你想整間屋子都是泡泡嗎?!」


「啊、」


意識到若松的意思後青峰低頭望向下方,正如對方所說的一樣,那個
數量已多的快要變成水上樂園的泡泡設施。


「還沒睡醒的話就讓我來!」


若松踩著大步從青峰手上奪去洗衣粉,擠在正中示意對方退開一點。
青峰細看若松倒下洗衣粉的側臉,緩緩開口道:「變的還真純熟。」


「那是當然的吧?要是不純熟待你回來後就髒死了。」


「所以全都是為我而做的嗎?」


「你這傢伙的臉皮真厚…」若松往旁瞠了青峰一眼,抓了抓頭望回
浸在水中的衣服,說:「要是太髒的話,我是第一個最先受不了的人吧?」


在大多數時候回以一記還擊的反駁,一瞬間彷彿被冷空氣吞噬,反過
來從背部傳來一股依靠的溫暖。但在百忙之中這種撒嬌跟拖慢進度沒
兩樣,若松頭也沒回,道:「喂,妨礙我做家事的話就站旁邊啊。」


「…對不起,總是讓你自己一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