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ravel

關於部落格
  • 6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若松誕倒數&愚人節【桐皇若】


 「那個…不好意思,打擾前輩了。」


櫻井小心翼翼把填上記號的重要資料,放在若松眼前僅剩下少數文件的
桌面上。


「這邊已處理的差不多,等下前輩再看一下就好。抱歉都怪我動作太
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才該道歉,這裡幾乎都是櫻井你做的,謝了。桃井那傢伙剛好到其他
學校收集情報,幸好你留下來啊。」


若松撫摸櫻井的髮頂,向對方揚開一抹得救了的笑容。他拿起落在桌上
一角的圓珠筆,拍了拍雙頰低頭面對寥寥可數的工作。


「這裡還挺多蚊子的,處理完這些我們也趕緊回去吧。」


「啊、嗯嗯,對不起我會努力的…!」


「好──!」


櫻井望向專注於工作,剛開始寫的如流水般順暢的若松,遇到某些棘手的
地方頓時停下來,嘴巴像金魚開合了一會,待解決後再繼續以飛快的速度
填寫。


表情多變的若松,吸引著櫻井無法移開目光。對方集中在其他地方時,
櫻井摸了摸唇瓣仍若有似無留下的溫度,勾起一抹淡和的微笑。


雖然無法察覺到心意,但個性遲鈍這點,偶爾倒是能幫上大忙。


*******************************


今若 - 倒數4天】


「我說啊若松……」


「怎麼了今吉前輩?」


「你早上都不照鏡子直接出門的嗎?臉上有很多被枕頭弄到的印痕喔。」


「什?欸──?!」


若松立刻反應過來,摸到臉上如同紋路的地方隨即施加力度揉搓。


「現在還有嗎?」


「這種不可能那麼容易就消去的啦──別太在意,最多直至放學還在臉上
跟著你而已,睡前一定會消失不見的。」


「那豈不是班上的同學和剛好路過的其他人也會看到?!太糗了我才不要!」


平時表現豪邁的若松,同樣會在意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今吉打量著因剛才
的話瞬間著急起來的對方。這種痕跡發現以後也無濟於事,光是一句說話已
足以發揮作用改變他的節奏,今吉嘴邊的笑意顯的更深。


「聽說有一個方法挺有效的,它會令臉部肌肉鬆弛,印痕可以在短時間內減退。
若松你要試試看嗎?」


「真的嗎?!那麼拜託前輩!」


「好──」


今吉冷不防用力拉扯若松印上條條痕跡的臉頰,若松順著對方的動作重心
偏移,狼狽地掙扎了一會才站穩。


「疼!今吉前輩你突然做些什麼?!」


「你不是要我幫你嗎?我就當個助人為樂的熱心好前輩啊。」


「這、什麼跟什麼啊……」若松撫摸留下陣陣刺痛的臉頰,帶著狐疑的目光向
對方問道:「真的有效嗎這個?」


「我說你啊……」今吉笑了笑,以平時最常展現的瞇瞇眼,配著意味深邃的微笑
面向對方,道:「真不知道你這天真的個性還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若松仍留在原地不解的歪著頭,而今吉的步伐則依然,使雙方的距離逐漸拉遠。
當耳邊傳來從遠至近靠來的腳步聲,今吉頭也不回視線依舊集中在前方。
他嘴邊所發出的輕笑,彷彿慶祝事情在計劃之內的滿足。


留下一些摸不清的足跡,只要找到牽引的線索就一味追求答案的單純類型,
很自然追趕過來在身邊打轉尋根究底。用不著主動出手,只需放下誘餌就
自動靠過來,這種不需動用大量勞力,卻能得到意外收穫的相處方式,
還挺有意思的不是嗎?


*******************************


桃若 - 倒數3天】


若松和桃井把放滿新隊員球衣的紙箱逐一搬到體育館,兩人打開箱子點算
著的同時,把球衣平放在台上方便球員拿取。空調剛開始運作涼意尚未
傳遍整個空間,炎熱的天氣在緊閉的地方更令悶熱升溫。


「若松前輩,請問可以借我一下嗎?」


暫時處理好手邊工作的桃井,她用手背抹了抹額上的汗水,指向若松
剛進來放在台上的礦泉水。


「這、這個?」


「嗯!是的。」


「呃、嗯啊…拿去吧。」


若松遲疑了一下,別過臉抓著頭把支裝水遞到桃井眼前。


「若松前輩你的臉頰很紅喔。」


桃井不等若松反應,先扭開瓶蓋輕啜解渴,而視線則仍然在對方身上。


「因為…那個……」若松掩耳盜鈴似的往偏一些的方向望去,掩飾增加
幾分汗水的熱度。平時講話的聲量響遍整個球場,甚至誇張的連隔壁
學校的球場也聽到,如今只以蚊子飛過的聲量說道:「這不就是…間接
接吻嗎?」


桃井眨了眨圓大的粉色雙眸,她掩著嘴巴上半身向前傾並微微抖著。
這個停頓令若松在意起來,帶著幾分尷尬緩緩回頭。


「原來前輩在意的是這個嗎?」


她歪頭的微笑方式,加重了若松臉上的苦惱。


「有點意外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