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ravel

關於部落格
  • 6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對比景色【絢都誕2015 - 金絢】

 溫熱離原地相隔一段距離,男孩伸手把衣領後的帽子往前拉,蓋著如同霧
一般的靛藍髮絲。由樹蔭下紙箱所散發出來的溫度,引領男孩來到紙箱前
蹲下,並探頭一看。男孩精緻的臉容中蹙起雙眉,自喉間發出幼嫩的聲音,
道:「很過份……」


男孩脫下身上剛好能完整覆蓋紙箱的外套,擋下冰雨的洗滌。


圓小的手輕撫兔子,每一個輕觸令兔子身上的顫抖逐漸減去。男孩改為
坐在紙箱旁邊,陪伴大雨停後卻無處可去的兔子。


雨水落在地上的沙啦沙啦源源不絕,此時從叢林中傳來與之不同的聲響。
他頓時把兔子護在身後,眼神閃爍著不安望向聲音來源。


灌木被壓下不自然的分成兩邊,雙腳踏出與野犬佈滿毛髮的四趾不同,
意料之外穿著一雙人類的皮鞋。


「那個…不好意思,剛剛在那邊等待雨水停下,剛好看到你好像很苦惱的
樣子。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男孩的姿勢不變,像兔子一樣只動了動鼻子,從對方身上的氣味辨認他的身份。


這個在四處都可以聞到,與家裡的父親和姐姐不同,屬於人類的氣味。
男孩仍然警惕突然前來打擾的造訪者,他上下打量對方。眼前的男生
頭上頂著烏黑的短髮,手上拿著一本漆黑黑、封面印上深奧漢字的書籍。
乍看之下與姐姐差不多年紀,或許再年長一些也說不定。但與活潑好動
的姐姐相反,瘦弱的身驅與懦弱的外表,就這樣看上去已可標籤為不具
威脅的弱小。


藍髮男孩鬆一口氣,道:「紙箱裡的兔子好像被遺棄,我就在這裡照顧牠。」


「很厲害!你比我年小吧?」


「沒、沒什麼厲害的……」


瘦弱的男孩往下蹲並抱起兔子,從褲袋中拿出素色的手帕為兔子抹乾毛髮。
他的手移到兔子腿部附近的位置,赫然停了下來。


「…不好,好像受傷了。」


「咦、怎麼會…?」


藍髮男孩慌了起來,而黑髮男孩臉上則維持原先的神態,他徹底為兔子抹乾
身體後,往滲著血紅的地方繞圈包紮。


「大概被樹枝刺到,你剛來到的時候可能還沒出血所以沒發現。幸好腳部沒有
朝奇怪的方向彎曲,如無意外應該沒有骨折,這種程度只要止血就沒事了,
不用擔心。」


「對不起…都怪我沒仔細看清楚……」


「你為兔子先生保暖幫了牠很大的忙,牠反而很感激你呢,用不著把錯誤
怪到自己身上。」


黑髮男孩伸手撫摸藍髮男孩的髮頂,臉上揚起一抹彷彿能讓這場大雨停下
的柔和笑容。


「謝謝大哥哥。」


「不會不會。」


他在藍髮男孩身旁坐了下來,脫下外套為兩人覆上,蔽蓋從樹孔之間
零碎落下的雨水。


「抱歉擠了一點,我們現在先維持這樣呢。」


「嗯!」


「話說回來,你正等待父母接你嗎?」


「呃、嗯啊……」


藍髮男孩伸手撫摸兔子的頭部,對方提到父母一字時,他臉上掛著的笑容
卻帶著半點黯淡。


「吵架……了嗎?」


「不是,如果可以吵架說不定還比較好。」


「咦……?」黑髮男孩望向身旁的他,連上一刻像是掩飾什麼的笑容亦
消失的無影無蹤。周遭只剩下風兒吹向樹葉的冷清,黑髮男孩定睛注視
著對方一會,接著移開視線到地上的一點,揚聲道:「對不起,問了不該
問的事情。」


「這不是大哥哥的錯。」


「雖然不太清楚你身邊的情況如何,可能沒資格說些什麼,不過我也是
來自不太完整的家庭。」


「呃?」


「抱歉,好像說了一些很嚴肅的話。我是這麼想的…如果有一位跟自己
背景相似的人,有種”原來還有人跟我一樣啊”,而不是只有自己一人
是這樣的話,我相信會變的舒服一些。」說完後黑髮男孩旁邊依舊安靜
無聲,他揚起一抹尷尬的笑容,撫著後腦勺道:「對不起,說了一些很
莫名奇妙的話。」


藍髮男孩抱著雙腳稍為往前一傾,直到看清黑髮男孩的臉容才停下,
展開微笑說:「不會,雖然大哥哥看上去很弱,可是跟外表相反還挺厲害
的。」


「很弱什麼的…小孩子講話還真直接啊……」


黑髮男孩受到打擊似的身體無力地側向一旁,藍髮男孩天真無邪的笑臉
令他的苦笑減淡了幾分。他搔著臉頰,道:「大概身邊有位總是很明亮的
朋友,不多不少被他的開朗感染了吧。」


「朋友…嗎?」


「對啊,朋友喔。」


「我、不太理解…因為一直跟爸爸和姊姊待在一起,不太明白這種感覺……」


黑髮男孩歪著腦袋望向對方,雖說這位男生比他年幼,但按理上已為
可入讀幼稚園的年紀,用不著一直留在家裡。


一般的小孩給人一種樂天的感覺,眼前這位卻與所謂的一般不同,
雖然偶爾會露出笑容,相較之下被一種鬱鬱暗藍包圍的情況較多。
考慮到當中涉及其他令對方不愉快的問題,隨即停止這方面的探究。


「朋友呢…就是除了血親之外,同樣是精神支柱,當你遇到困難一定會
伸出援手,而且不計較當中的得失,願意一直扶持著你的存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